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三国之水火无情

三国之水火无情

穷文 著

完本免费

  三国之水火无情是一部历史小说,其作者是穷文。主要讲述了秦烁和萧潇穿越到了东汉末年,最后秦烁究竟是如何揭开三国的神秘面纱的呢?……想要了解更多内容的可以阅读全文哦。
  
  天空依旧是黑云密布,电闪雷鸣,这样已经有三天了,却始终不下雨!整个小山村笼罩在阴霾之中,仿佛远古狰狞的恶魔突而苏醒,冷冷窥探着人间……
  
  一幢老式的土墙瓦房,一个穿着破旧的男子面带紧张的来回踱步着,时而侧耳在房门上倾听。
  
  这种房子的样式在80年代比较偏远的山村中是极为普通的,古朴的木板大门,青石方砖的天井,有两层楼,被岁月抹为暗黑色的木门木窗木柱,看似快要坍塌的屋檐一角.

24万字更新:2018/06/21

  三国之水火无情是一部历史小说,其作者是穷文。主要讲述了秦烁和萧潇穿越到了东汉末年,最后秦烁究竟是如何揭开三国的神秘面纱的呢?……想要了解更多内容的可以阅读全文哦。

小说简介

  秦烁和朋友萧潇在一次曹操陵墓的探险中被奇迹的穿越到了东汉末年(公元182年) 在这群雄并起,诸侯割据的三国乱世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 他,又是如何揭开这历史的神秘面纱? 内围战和外围战的同时展开,他又是如何应对? 纵有无穷道法,长生不老,赢的天下江山万里,我只问能否改变命运? 三国水火却无情,只道人间几多愁!且看他如何笑傲三国......

免费阅读

  第一章内容

  天空依旧是黑云密布,电闪雷鸣,这样已经有三天了,却始终不下雨!整个小山村笼罩在阴霾之中,仿佛远古狰狞的恶魔突而苏醒,冷冷窥探着人间……

  一幢老式的土墙瓦房,一个穿着破旧的男子面带紧张的来回踱步着,时而侧耳在房门上倾听。

  这种房子的样式在80年代比较偏远的山村中是极为普通的,古朴的木板大门,青石方砖的天井,有两层楼,被岁月抹为暗黑色的木门木窗木柱,看似快要坍塌的屋檐一角.

  深青色的瓦顶上面满是杂草,就像一位经历过世间沧桑的老者;一看就知道这房子年代相当久远,怕是有百八十年了,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再一看,还可以看出这户人家的贫困潦倒……

  “哇——”随着一个婴儿降世的哭声,阴森的古宅顿生了些许生气,男子心中一阵欣悦,脸色神情一松,忍不住笑出声来“生啦,终于生啦!”

  “吱呀”房门在呻吟声中缓缓开启。

  一个又矮又胖的啊大妈踱着步子跨了出来,像吃了糖似的笑眯眯地说:“母子平安,还是个男孩呢!你秦家真是祖上积德,从你的祖爷爷做了算命先生之后,就从来没生过女孩,真是让人羡慕啊!”

  “大妈,生男生女不都一样嘛!现在提倡男女平等……”男子随便敷衍了几句,便迫不及待地进了屋。

  他一眼就看到床上正扒着小手蹬着小脚,正哭得不亦乐乎的一个小婴儿;

  一双正抱着婴儿微显干枯的双手,那是一个脸色苍白却又带着几许幸福笑意的女人,一见男子进屋,虚弱的声音响起:“孩他爹,你看咱的娃儿多可爱啊!你给娃儿想好名字了吗?”

  男子一愣,显然是紧张得把这事给忘了!恰巧一道闪电撕裂长空,远近瞬间透亮,而后又恢复了原本的狰狞,就像是天空的眸子突而闪烁……

  “天空闪烁?对,就叫天烁吧!秦天烁!”……

  “咚、咚、咚……”大门处突然响起一阵断断续续的敲门声,在这座宁静的宅子里显得格外清朗。

  “大门又没锁上,还敲门做什么?”男子皱了皱眉,奇怪的走到门口,打开半掩着的木门。

  那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皮肤褶皱;凹陷着的双眼黯淡无光,不曾折射半点事物的光影,仿佛那不是双眼睛,而是两个空空的黑洞;再衬着他瘦骨嶙峋却又似十分硬朗的身子骨,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架骷髅!

  加之穿着一套不古不现、古怪异常的深青色衣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眼前这座阴森的古宅,也给老者蒙上了一层恐怖的面纱。

  男子不由得心里一颤,这个老头不像是村里人,便好奇地问:“大爷,您找谁?”

  只说话间,老头已跨门走了进来,男子只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随着他的步伐悄悄逼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向后退了几步。老头向他看来一眼,用一种无可言喻的冰冷声音说道:“我是来找你的!”

  男子一听这声音,吓了一跳,也害怕吓到妻子,便把他引到堂屋坐下,沏了茶水。没坐多久,老头那毛骨悚然的声音又响起:“让我看看你儿子的命相吧!”

  老头的声音似乎有着一股神奇的魔力,不断牵引着男子的心,男子像是傀儡般迷迷糊糊地把秦天烁从房里抱了过来。

  小天烁在男子怀里很不自在,拼命的哇哇大哭,时而还用一双稚嫩的小手拼命拍打着男子。

  老头目不转睛地看了小天烁半晌,忽然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小天烁玲珑清澈的瞳眸在老头面上一转,居然也不哭了,“咯咯咯”地笑个不停。男子大惊,但这老头却也微微一笑,不过这笑放他身上却是十分可怖!男子此时才慢慢清醒过来,连忙又把小天烁送回房里。

  “可取了名字?”待男子回来,老头又冷冷地问。

  “秦天烁,天空的‘天’,闪烁的‘烁’!”男子硬生生的说道。

  老头一听,猛地站起身来,没有半点声响,接着脸色一沉,看上去更阴森了许多,“你、你好糊涂啊……”

  男子大是疑惑,只听老头继续说道:“方今六月,天气炎热;而近三日又雷而不雨,你儿子在此大不吉之日出生,主其命中五行火盛而缺水,这本也是人之命道,不足为奇;但他恰恰又是万中无一的乱魔命相之人,此命相正是夺其生时的天地造化、气象和后天姓氏而存为形体,是个祸害啊!你却又偏偏给他取个火边‘烁’字,外加个‘天’,‘天火’乃世间刚阳,这……唉!”

  男子倒吸了口凉气,“没想到取名字还有这么多讲究?!那我换个名儿不就成了!”

  “放屁!”老头一声怒喝,“现在人都已成形,早就给那命相吸收了,只能改名却不能改命啊!但这命岂是能改的?有此命相之人若是与他人相互有情,对方就会被乱魔噬情,毒火攻心缺水而死,要是犯了天劫,那更不知道是多少人命啊!幸好祖上传下一个法子,不过……”

  “什么法子?”男子听得惊出身虚汗,好不容易生了个儿子却被人说是祸害,换了我我也不好过。

  老头黯淡的目光又往男子身上一扫, “祖上历经一千多年传下了一本《心经》,倒是可以暂时制封乱魔命相,不会有噬情之害,不过也要一十八年,在此之前只得在深山老林里潜修,与世隔绝!我现在就带他走吧!”

  “十八年?”男子挠了挠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半晌忽然点了点头,怒道:“哦,我知道了!好你个老不死的,我差点就上了你他妈的狗当,原来装神弄鬼是想骗老子的儿子!要是有乱魔噬情的鬼话,那你陪着他不一样会死吗?况且你住在哪我又不知道,谁敢保证十八年后你还会不会把儿子送还给我?你真当我傻了吗?”说着抓起老头的肩膀就往外推,也没听老头说些什么,口中兀自骂着“不是看你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老子今天就揍死你……”

  不可否认,那老头的身体也十分寒冷,根本不似常人!

  “我关好门,忽然感觉身后一阵阴风吹过,忙转头去看,那老头居然就站在我身后!我吓了一跳,一步步往后退去,最后紧紧靠在门上,那老头脸色居然慢慢变成了恐怖的幽绿色,伸开双手向我扑来……”

  “啊——”床上一个小孩大叫一声,连忙拉起被子蒙住头,似乎还在被子里哆嗦着。而他身旁躺着的是个面容沧桑的男子,满脸堆笑,用手轻轻拍着被子,“天烁,你不是叫爹给你讲鬼故事吗?怎么怕成这样!”

  秦天烁搁开被子一角,看起来还在后怕,咽了口口水,“爹讲的都是真的吗?”

  “前面的是真的,不过后面的嘛!呵呵,是爹吓你的!”

  天气太热,小天烁只盖了这么一会儿的被子已是满头大汗,小脚一蹬,露出个赤裸裸的身体,只穿了一条花边小裤头。他又呆呆地看着父亲,“那老头怎么说我是祸害啊?早知道你就应该把我交给他才对,不然我会害了爹娘,还有我的很多很多朋友,很多很多亲人的!”

  男子又好气又好笑,“都说是鬼话了,谁会信?只有骗骗你们这样的小孩子罢了!更何况,你是想要爹娘、亲人、朋友,还是想陪着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一起生活?”

  小天烁撅了撅嘴,怪眼一翻,“虽然我没见过那个老头长什么样,可能也不会怎么恐怖,虽然我也不想祸害别人,不过……我当然是想要爹娘,还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朋友一起玩,一个人的话会无聊死的!”

  男子摸着天烁的小脑袋,缓缓说道:“那不就行了,爹难道会把你往火炉上推吗?儿女都是爹娘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啊,不管再苦再累,别人在怎么挑拨离间,爹娘都不会抛弃儿女的!”

  小天烁用力点了点头,满是敬爱的呆呆看着自己的父亲……

  秦天烁现在已经是五岁的孩童了,不过他倒是果真天命不凡,一岁的时候便言语流利、蹦跑如飞;三岁时便能识字看书,且过目不忘;到了五岁时更能题诗作对,书写文章。在当地赫赫有名,被称为“天才神童”。

  也不知道是老头命相显灵,还是上天的捉弄,在这五年里,当地遭受了五年大旱,滴雨未降,天气终年燥热难耐;方圆境内植被尽皆枯死,漫山枯草干柴;田地干涸,大河截流,民不聊生,堪称史前无例的旱灾。

  秦天烁家里自然已是断了粮水,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父母整日为了生计发愁,经常不在家里。

  “前八阵图、后八阵图、诸葛孔明八阵图、周文王八卦……咦?好奇怪,这本书怎么都是说阵阵法法、神神鬼鬼的东西”

  这一日,秦天烁又是独自儿在家,正捧着本书细细品读,不禁发出了阵阵感叹。这本书是他在家中供奉祖先牌位的柜子里找到的,但已经破旧不堪,连封面也都掉了,所以自然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空气中的炙热无孔不入蒸腾着,尽管小天烁才穿了件小背心,但还是大汗淋漓,口渴难耐。他向水缸中所剩无几、浑浊不堪的水看了一眼,忍不住拿起瓢盛了点,“咕咕”的喝了进去,那点水哪解得了渴!

  “这水要给爹娘留的,我已经喝太多,不渴了,不渴了……”天烁自我安慰般地说着,放下瓢,咽了口口水,别过头去。屋外天井中的青石砖上蒸腾出缕缕若有若无的热气,就像拉了层纤薄的塑料薄膜,将前方变得一片朦胧。

  “唉!这么热的天,爹娘还要出去干活,不会被烤焦了吧?”他秀眉紧皱,心里着实替父母担忧,又拿起书本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了。

  “爹娘这么辛苦,我也应该做点什么吧,可不能这样闲着!”他心中打定主意,便站了起来,随便披了件单薄的外衣就往门外风风火火地走去,那气势倒是有几分像干大事的模样,不过放在只有五岁的秦天烁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活像小大人?

  他顶着烈日,往山上爬去,刚开始还三步并作两步走,慢慢的就开始体力不支了,但他耐性却是极好,一直爬到半山腰。

  但所过之处只有漫山的枯柴干草,没有半点生气,哪里见什么可以吃的东西?眼下他又累又渴又热,却连个遮阳的地儿都没有!

  他又忍热耐渴的向上爬了一段,只见山坡上突兀起一块巨大的黑色岩石,貌似水珠的形状,嵌入地底;

  石面上布满了棱线,井井有条的排列着,倒像是有人刻意雕刻上去的,十分古怪。小天烁心中暗乐,连忙跑到大石块的背阳处坐下休息,擦拭着满头大汗。

  “啪、啪……”一阵奇怪的声响,突然从石块后面蹦出只兔子,三步两纵地往山顶跳去,倒把天烁吓了一跳,随即欣喜若狂。

  这干旱的季节哪来的兔子?天烁也来不及多想,连忙起身追去。

  但是到了山顶,那兔子居然凭空消失了,像是蒸发了一般!秦天烁“咦”了声,大感奇怪,停下了脚步,仍不死心的东张西望,大有掘地三尺也要把它找出来的气势。

  正在这时,天空突然凭空生出了袅袅浓烟,趁着山风往山下飘散。小天烁吃了一惊,忙定睛看去,赫然是刚刚自己坐的地方的那块黑石冒起了烟,却见不着半点火星,大是古怪……


版权说明

相关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