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豪门限时宠婚

豪门限时宠婚

叫我哈尼 著

完本免费

  网络作家叫我哈尼为大家带来了完结作品《豪门限时宠婚》,此书又名《头号婚宠:强娶腹黑小娇妻》,书中的主角是许薇云中飏。见云中飏对湛腾这么在意,唯恐这家伙脑子里又憋什么坏水,许薇急忙打破僵持的局面,忍痛站起来,许薇看向绘声绘色跟警察讲经过的喻素。
  她本能地回身,想喊一声:停车,她的礼物还在他车上,云中飏你混蛋!
  可是,喊也没用,他人都跑没影了。
  许薇兴致缺缺地走进许姿那套小别墅。
  敲了半天门,也没人过来开门,她那贤妻良母的许姿姐,从来没有什么夜生活,往常这个时间,她都是在家照顾女儿诺诺。
  她将耳朵贴在门板上,隐约听到有呜咽的哭声。许薇心像是被大手揪了一下,赶忙拿出手机报警,而后向里面喊:“诺诺,你能听到小姨的声音吗?我是小姨,发生什么事了,你别哭,过来开门好吗?”
  顿了一下,试探性喊道:“姐,大姐,你在家吗?”
  哭声仍旧断断续续的,但始终没人来开门。

87.4万字更新:2019/08/10

  网络作家叫我哈尼为大家带来了完结作品《豪门限时宠婚》,此书又名《头号婚宠:强娶腹黑小娇妻》,书中的主角是许薇云中飏。见云中飏对湛腾这么在意,唯恐这家伙脑子里又憋什么坏水,许薇急忙打破僵持的局面,忍痛站起来,许薇看向绘声绘色跟警察讲经过的喻素。

免费阅读

  车子驶入云家大宅,云中飏没再理许薇,大步走进院子里。

  许薇对着车窗简单梳理头发,才推门下车。

  她人还没走进客厅,就已经听到里边的嚷嚷声。

  “儿子,你这是怎么了?”庞润梅紧张地给云中飏看伤。

  许薇推门走进去,她站在门口换好拖鞋,不以为然对着客厅里人大声说:“妈,刚才中飏接我时候,在机场遇到了姐夫,两人一言不合打起来了。”

  “什,什么?”原本窝在沙发里的云真儿,听到她说姐夫二字,立刻从沙发里跳出来,冲到云中飏身边,盯着他紧张询问:“中飏,你跟你姐夫动手了?”

  云中飏并未回答,目光一沉,回头瞪向许薇,只说:“我去换衣服。”

  收到眼神的许薇立刻低下头,不敢言语。

  看弟弟走了,云真儿转头盯向许薇,急问:“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庞润梅也急于知道事情原委,走过来拉起许薇的手,拉她在沙发里坐下来,“薇薇,咱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可不能瞒着我们。”

  许薇佯装犹豫,后从包里掏出手机,找出那条微博爆料,把手机递给她们,稍显吞吐的说:“妈,您和大姐看看这个就什么都明白了。”

  云真儿也凑过来,俩人急急地看着视频,当在视频里看到梁恬的时候,云真儿已气到发抖,愤愤骂道:“又是这个剑人,我说这几天怎么不见她人影,原来躲到国外去了。”云真儿转头看向母亲:“妈,伏泽方前脚起诉离婚,梁恬就回来了,他们俩就等着我在离婚书上签字,好双宿双飞呢,没门!”云真儿气的直跳脚,怒把手机摔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庞润梅疾步过去把手机捡起来,无奈叹了声:“这事跟薇薇又没关系,你摔人家手机干什么。”她把碎裂的手机随意放在茶几上,扭头看许薇:“薇薇啊,妈一会让人给你送部新的吧。”

  许薇急忙摆手:“不用,我那还有两部新的没用过,回头把卡换一下就可以,您别担心这样的小事。”

  庞润梅点头不再多言语。

  云真儿气得跳角,又一拳头砸在沙发上,吼道:“这个剑人,大庭广众之下勾搭有妇之夫,真是不要脸,贱骨头!”

  听她骂的如此恶毒,许薇暗自腹诽,当初伏泽方和梁恬明明是相亲相爱的情侣,就因云真儿看上了伏泽方,就找人强J梁恬,还拍下照片,威胁梁恬不分手就将她的照片发到网络…。

  云老爷子大约是听到吵闹声,由管家扶着从外间的花厅走过来。

  老爷子两鬓苍白,脸上纹横皱生,堆积着岁月的痕迹,目光矍铄,思维方式基本不输于年轻人,所以在云家,仍旧是一句话就能定乾坤的一家之主。

  见到许薇回来了,勉强点了点头:“薇薇回来了。”话音一落,对着庞润梅母女就是一道凌厉地眼神,让她们别再丢人!

  母女俩黯然垂首,完全被老爷子震慑住。

  “爷爷,这些天,您过得可好啊。”许薇上前两步扶了老爷子坐到了沙发里。

  云稳如的面色微有缓和:“算不得好,中飏呢?”

  庞润梅插话:“中飏去楼上换衣服了,刚才去机场接薇薇,谁想遇到了伏泽方也去接机,还接了那个女人,两个人在机场搂搂抱抱,半点都不避嫌,中飏看不过就过去理论,谁知道这伏泽方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跟中飏动起手来。”

  “妈!你怎么这么说啊。”云真儿听到庞润梅这样说,顿时心生不满,明明是弟弟先动的手,这般诋毁,让爷爷以后怎么看她老公啊。

  “你们的家事,回你们家去处理,再这吵闹成何体统?”

  “是,媳妇知道了。”庞润梅说着,瞪了云真儿一眼,不管怎么说,云中飏也是她的亲弟弟,云真儿被眼神震慑住,撅起嘴不再知声。

  云中飏从楼上走下,穿着随意的米色睡衣,外罩了件宽大的浴袍,快步下楼,倒也将他身上的凌厉之风掩去不少。

  他没看任何人,只是径直走到沙发,随手抄起果盘里的苹果,‘咔嚓咔嚓’地吃了起来。

  “微微也坐下来。”老爷子显然对他这种故作轻慢的态度很不满,拿拐杖指了下云中飏,“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吊儿郎当的,云氏才交给你几天,股价就打着滚的往下掉,爷爷一辈子的心血,我看等不到我闭上眼睛就被你败完了!”

  云中飏嘴角勾动,淡淡笑道:“爷爷根本无需担心身后事,现在您的得力干将又回来,相信许会计,分分钟就能挽回局面。只是爷爷以后用人方面还要谨慎,别让外人知道太多的内幕,那么今后像这类负面消息扩散,是一定能够避免的。”

  他的话中暗指她散播云氏的负面内幕,许薇听得明白,但却不以为然,她之所以如此明目张胆的放出消息,其中不乏云老爷子的暗中授意,表面上看,云氏集团有损失,但却换来云中飏认可许薇这个未婚妻,这其中孰轻孰重,云老爷子可是把账算得比谁都精。

  “要是没有这丫头,你当我放心把云氏交给你?你以后最后对薇薇好一点,有点云氏继承人的样子,否则你的后悔!”

  云中飏眯起眼斜睨面无表情的许薇,这么明显的偏袒,真不知道她给老爷子灌了什么迷魂汤。

  庞润梅站起来打圆场:“好了好了,有什么事,都等饭后再说。”

  云稳如随意应了一声,神情有所缓和,起身往客厅走,经过许薇身边的时候提醒道:“你明天就回去上班,兼职副总裁的职位,把云氏给爷爷管理好。”

  那个副总裁的位置,云中飏从接手云氏的第一天,就安排给他的心腹任职,结果被老爷子发话就给撤职了,估计心理的阴影面积不小。

  果不其然,云中飏握着苹果的动作微滞。

  许薇将这个小动作看在眼里,含笑应和:“谢谢爷爷的信任,我会好好做事的。”

  心底暗暗决定,饭后就立刻告辞回家,免得留下来听云中飏的冷嘲热讽。

  饭间大家各怀心事,云老爷子心情大好,不时让孙子给许薇夹菜,云中飏本就阴郁的眸中,恨不得喷出火来。

  饭后茶许薇没喝,找托词说累了要回去休息。

  佣人已经收拾好云中飏隔壁的房间,云稳如让她搬过来住,也方便他们俩培养感情,许薇受宠若惊,而后以回家收拾东西的借口敷衍过去。

  云中飏此刻自然没有要送她回家的意思,否则也不会换上家居服了。

  直到老爷子发话:“你送薇薇回家。”

  “不用,中飏受伤了,还是让他休息吧。”许薇抢先回答。

  老爷子的脸色压得更低:“一点皮肉之伤而已,难道还动不了?”

  “可是,中飏已经换了衣服。”

  “换了衣服又怎么样?就穿这样出去送就行了,反正又没光着。”

  许薇配合老爷子一问一答,云中飏就站在旁边冷眼旁观,那表情,就是请尽情你们的表演。

版权说明

相关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