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阴婚不散

阴婚不散

积云渴雨 著

连载中免费

  阴婚不散云清墨逸小说哪有看?灵异悬疑小说《阴婚不散》的主要角色是云清墨逸,此书由作者积云渴雨为大家带来。当然我和陆思齐奔结婚去的,并没有多少感情,和墨逸更不用说,他为了鬼胎,我是被献祭,与她跟男友感情深厚不同。
  那猫两条前腿被跺了下来,血肉模糊,她拎起剁鱼头的刀又是一刀下去,将一条后腿又跺了下来,然后用力拧着猫腿将黑浓的血挤进药碗里,原本浓浓的中药味,立马变成了我喝的又浓又腥的怪汤。
  我在外面看着直恶心,却连大气都不敢喘,死死捂着嘴,慢慢后退,只想着立马就跑出去。
  可原本简单的小院子,大门明明一眼都能看到,却怎么也走不出去,我急得冷汗直流,看着一人多高的围墙一咬牙,准备直接从围墙翻出去。
  可刚冲到围墙边,陆思齐他妈不知道却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手里端着那碗挤了死猫黑血的怪药,递给我道:“云清,该喝药了。”
  我忙长吸了一口气,努力挤了个笑的去接碗,接到手忙道:“好烫。”
  手装着烫的样子想连碗一块摔,却没想陆思齐他妈根本不松手,冷冷的看着我,然后伸出手指放进嘴里咬破,当着我的面将血挤在药里。
  她的血一进入药中,那怪味就更浓了,我只感觉头晕眼花,心里暗叫不好,直接松手想爬墙,却不知道怎的腿一软就晕了下去。

42.4万字更新:2019/08/13

  阴婚不散云清墨逸小说哪有看?灵异悬疑小说《阴婚不散》的主要角色是云清墨逸,此书由作者积云渴雨为大家带来。当然我和陆思齐奔结婚去的,并没有多少感情;和墨逸更不用说,他为了鬼胎,我是被献祭,与她跟男友感情深厚不同。

免费阅读

  男朋友一夜暴富是什么体验?

  名牌包包衣服不说,第二天下班时就将玫瑰花铺满了公司大厅,用闪瞎眼的钻戒向我求婚,更是许诺,等结婚后,马上给我买豪车别墅不说,还会给我家里一大笔钱。

  公司同事都猜陆思齐这次出差是去继承亿万家财了,还说我命好,人家暴富后,没想娶明星包嫩模却向我这个农村妹求婚。

  我也偷偷问过陆思齐钱是哪里来的,他却不肯说。

  他吃饭买东西,无论多少钱用的都是现金,却从未见他取过钱,那么多现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带在身上的。

  我和他本来就是奔着结婚去的,现在他主动提出来,我外婆也催着我在本命年前结婚,自然不会再拖。

  只是让我想不通,他怎么过了他妈那一关的,毕竟我们谈了大半年,他妈一直都不满意。

  他妈让我们先领证,回老家摆了酒后,再补办婚礼请双方同事。

  陆思齐老家就在市郊区根本没必要分开办,我虽然感觉奇怪,但也想着可能是风俗也没拒绝。

  回老家当晚,我一下车就见陆思齐他妈在门口烧纸,火盆边摆着两碗白饭上还插着香,嘴里念念有词,我隐约还听到她叫“思齐回来吧,回来吧。云清,回来吧……”,听上去好像我家乡那边招魂,可陆思齐却说这是风俗,但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招魂般念着,还是很不是滋味。

  可一进门,又见我和陆思齐的结婚照摆在堂屋正中的神龛上不说,前面的桌上还摆着鸡鱼肉三牲,两碗插香白饭两碗酒,和一个冒着香烟的香炉,以及我和陆思齐刚领的结婚证也被摊开摆在上面,远远看去就好像我和陆思齐都死了,在祭奠我们。

  我心里隐隐不舒服,陆思齐他妈却招呼着我们吃饭,可当饭端上桌时,我却发现饭上有三个孔洞,还落了香灰,明显就是刚才那两碗插香饭,连菜都是刚才供桌上的那三牲。

  插香饭、带血肉都是给鬼吃的,陆思齐他妈却说不要浪费,并且瞪着双眼看着我和陆思齐吃。

  我听得硬着头发扒拉了一口,那饭半生不熟还夹着生米,吃到嘴里根本噎不下去,可陆思齐却吃得很香。

  祭的三牲都只是在锅里打个滚就捞出来的,他嚼得鲜血四溅,津津有味,我光是看都头发发麻,他却连菜带饭都吃完了。

  那饭我在他妈的注视下扒拉了两口就没吃了,却没想他妈又端来了一碗黑浓的怪汤,那汤黑中带红冒着浓腥,光是闻闻就让我胃里作呕,可他妈却硬说是什么养生中药,包我能一举得男,一定要我喝。

  陆思齐更是直接搂着我的肩膀,接过碗强行递到我嘴边,让我避无可避。

  浓汤入喉,又滑又腥,那味道闻着有点像血腥味,我一口气灌下去,差点就吐了,忙捂着嘴跑了出去。

  当晚陆思齐他妈陪我一块睡,我脑中全是陆思齐吃血鸡和夹生插香饭的样子,心里不安,怎么也睡不着。

  可只要我一动,陆思齐他妈就会紧紧拉住我的手,怕我跑了一样,吓得我连动也不敢动,但古怪的是,没过多久,我居然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浓腥味给薰醒的,陆思齐他妈端着一碗怪汤双眼直勾勾的瞪着我,说喝完后才可以吃早饭,我只得硬着头皮再次喝下去。

  等我起来时,却发现并没有见陆思齐的身影,而院子里也并没有半点结婚摆酒的喜庆,陆思齐他妈说他们这里结婚都是晚上吃酒的,还让我呆在房间里别乱走。

  我掏出手机给陆思齐打电话,他一直没有接,试着在院子里找,却听到电话铃声在一间窗户都拉着厚重窗帘的房间里响起,那房间正门口还摆着香炉和火盆,里面的香还冒着烟。

  听着里面的电话铃声,我试着走到门口,想叫陆思齐出来,那怪汤我是真不想喝了。

  凑到门边,却见门半开着,昏暗的房间正中似乎放着一个黑漆漆的大木箱子,一股怪味传出来,就算香火味都压不住,而陆思齐的电话铃声却是从那木箱子里传出来的。

  我正要细看,一只手却猛的抓住了我的肩膀,吓得我魂都快飞了,一扭头,却见陆思齐他妈站在身后冷冷的看着我,另一只手还拎着一把带血的刀,说是她刚杀了鸡,如果我没事的话,就去厨房帮忙。

  她脸色阴沉,语气强硬,我瞄着那带血的刀,忙不迭的点头。

  这一瞄,却发现那刀上带着的毛并不是鸟类的扁毛,反倒是猫狗一类的圆毛,心里一凛,但她却已经强硬的将我拉走。

  虽然并没有见到被杀的鸡,可一整个上午我都在厨房帮忙,并没有见着陆思齐。

  从他出差回来,我似乎都只有下班后见过他,白天大家各忙工作,根本没时间见面,但这会我想着那个在大木箱子边上响起的手机铃声,隐隐感觉不对。

  到了午饭时,我正想帮着煮饭,陆思齐他妈却让我先回房间休息,我还要说什么,她却拎着刀,一刀将案板上的鱼头给剁了下来,那狠厉劲,我连屁都没敢放一个,灰溜溜的就走了,只想着找到陆思齐跟他说,这酒我不办了,这地我再也不想呆了。

  刚走出去没多久,却想起刚才做事时外套脱下来放厨房了,手机还在口袋里,只得硬着头皮去找,走到厨房门口,或许是因为刚才的害怕,鬼使神差的站住了脚朝里面偷偷的瞄了一眼,想着怎么开口。

  却发现陆思齐他妈居然从大灶柴火下面扒拉出一个封盖的药罐子,一打开就是浓浓的中药味,她将药倒在碗里后,又从柴火堆后掏出一个布袋子,从里面拿出一只黑猫。

版权说明

相关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