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相思未尽朱颜改

相思未尽朱颜改

焱之 著

完本免费

  沈无衣顾卿言小说名叫《相思未尽朱颜改》,又名《小楼昨夜又东风》,是由网络作家焱之最新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笑够了,沈无衣才抬起头来,凄厉的眼神直直盯着顾卿言,厉声道:“我谁也不欠,是你们,你,沈梨白,你们人人都欠了我一条命!顾卿言,你总有一天会得知道真相,你会后悔的。”
  沈无衣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只有一个老嬷嬷。
  见她醒来,老嬷嬷面无表情的把一碗快要凉了的中药塞给她:“王爷让你一醒就喝了它。”
  那碗药又苦又腥,沈无衣自来怕苦,吃药的时候一定要配蜜饯,可是她还没小心的把请求说完,嬷嬷就平板的拒绝了她:“沈姑娘,你不是娘娘了,小桃红那样的遭遇,老身可承受不起。”
  小桃红就是给了她一个包子,结果却被打了四十大板丢出府的那个丫鬟。
  沈无衣黯了黯,不再说话,端过碗来一饮而尽。
  直到喝完,她也没问那药是什么。
  顾卿言大概没有那么好心,会给她补药治病,而他就算给她毒药,她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5万字更新:2019/10/10

  沈无衣顾卿言小说名叫《相思未尽朱颜改》,又名《小楼昨夜又东风》,是由网络作家焱之最新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笑够了,沈无衣才抬起头来,凄厉的眼神直直盯着顾卿言,厉声道:“我谁也不欠,是你们,你,沈梨白,你们人人都欠了我一条命!顾卿言,你总有一天会得知道真相,你会后悔的。”

免费阅读

  寒冬腊月,天寒地冻。

  北齐王府偏院的一个四处垂着冰凌的简陋柴房门里,前王妃沈无衣撑着瘦削的身体,正珍惜的吃着一个微有余温的肉包,这半个月,她每天的伙食都是带着冰渣的稀粥,今天她来了月事,哀求着丫鬟给她一点热的,才有了这个温热的包子。

  顾卿言一脚踹开柴房门的时候,被柴房的冰寒之气激得不由后退了一步,脚边咣当一下踢到那碗带着冰渣的凉粥。

  这是他一个月来第一次踏入这个地方,虽然沈无衣落得如此境地,都是拜他所赐,可是当真亲眼看到,他心里竟然莫名一紧。

  转眼看到她嘴边吃的热乎乎的饭,和脚边没动一口的冰粥的时候,他的眼神冷了下来。

  梨白说的没错,她果然很擅长装模作样。

  心里那点莫名的怜惜烟消云散,顾卿言猛地抬脚,将她手里的吃食踹掉:“谁私下给她的,拖出去打四十大板,遣送出府。”

  听见身后许久不见的熟悉冷厉的声音,沈无衣心里一喜,可是听到他的话后,心骤然冷如寒冬。

  纵然拼命挣扎求情,小丫鬟还是被无情的拖走了,看着小丫鬟眼睛里的仇恨和恐惧,沈无衣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声音都有些颤抖:“你就这么恨我,连这样无辜的人都不放过?”

  顾卿言俯下身,冷冷的看着她:“在对我的女人下手之前,你早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个下场了。要是不想拖累更多人,就赶紧把偷的梨白的九芝草拿出来。”

  他的女人?她以为她做了他三年王妃,他的女人应该是她才对。

  沈无衣忍住泪,也冷冷的正视着他:“我说过了,我没见过什么九芝草。”

  顾卿言怒气勃发,抬脚又想踹她,却想起什么来,诡异一笑:“还嘴硬?也行,我倒是想看看,看过这个之后,你还能嘴硬到几时。”

  他把一张布告丢到她脚下。

  看到白纸上森森的黑字和血印,沈无衣脑中轰的一声,震得她无法思考。

  上面写着,沈长庚谋逆,昨日沈府上下赐死抄家,九族流放。

  顾卿言笑得残忍:“可怜沈家父母,生养了女儿,倒被女儿牵累了性命。”

  “你个混蛋!”沈无衣心肝剧裂,疯了一般冲上去,却连他一片衣角都没摸到,就被他一脚踹到墙角,身体狠狠砸到了墙上。

  后背痛,心肺脾胃到处都痛,却没有哪里痛过她的心。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当年没有爱上他,没有偷偷跟着他去战场继而机缘巧合救了他,付出了左手无名指手筋受伤再也不能吹笛弹琴的代价后,又费尽心机嫁给他,最后落个断送了全家人性命的下场。

  她跌到地上,很快又爬了起来,不要命一般的冲过来,拼命地厮打他。

  她本就虚弱,用尽全力力气也不算大,顾卿言反手掐着她的脖子,轻易的就将她按到墙上,接触到她通红的双眼时,却不自觉地愣了一下。

  这么多年,无论他怎么对待她,她都高傲到让他恨不得折了她的脖子,竟然从没见过她如此绝望悲恸的样子,好像所有的生机都瞬间从她身上抽离了。看着她的样子,他心里无法控制的又生出异样的感觉,可是一想现在虚弱苍白的躺在病榻上的梨白,他的心又硬了下来。

  “你现在还有一个活命的机会。”顾卿言说。

  沈无衣的脸深深地埋在膝盖里,只有冷冷的一个字传出来:“滚。”

  虽然态度极差,但是顾念到她刚遭此噩耗,顾卿言并没有跟她多计较,只是笃定地抛出来交换的筹码:“你自己不想活,也不想救你六弟了?”

  沈无衣浑身一震,猛地睁大眼睛,她的六弟,那个才五岁的弟弟,没死?

  “是什么?”她一开口,声音是自己都吓了一跳的粗嘎。

  顾卿言:“梨白病发了,大夫给她新创了一副药,但是毒性可能太大,怕有什么不妥,需要人试药。”

  原来,又是为了那个女人。

  心里痛得撕心裂肺,沈无衣却笑得肆意:“好,我同意了。”

版权说明

相关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